「道統源頭」、「天命來源」、「表文真假」

 

一貫無道真相

 

師尊歸空後,一貫由大陸至台灣引證


敬告 前賢大德:

本書絕非為批評或攻擊一貫教而出,相反的,對於一貫在台傳教數十年,以宏揚儒家思想為宗旨,教化無數信眾素食、戒殺,藉此遠離殺業,其貢獻尤值推崇與感激。

本書的內容完全取材自一貫內部的典籍、資料,以及節錄自網站上的相關資訊,彙編而成,內容陳述不論從一貫本身的道統論、紊亂不明的龍天表文、師尊歸空後早已無天賦使命之在世明師領導等,在在均可應證一貫早已無道,其在台僅能傳「教」,不能傳「道」,信眾們根本無法「得道」,因此更遑論透過「學道」、「行道」而「成道」。

所謂「師在道在,師亡道亡」,殊不知「道」的本身是有時空性的,更必須在有天賦使命的在世明師領導下才為「有道」的時空;為救渡一貫廣大信眾及一切有緣眾生,早日覓得在世明師指引,完成收圓、返鄉的心願,實有必要儘速將其真實面公諸於世,更祈能助廣大道親,早日「功德圓滿」! 


目 錄

一、祖師道脈時空紊亂,如何傳承道統?

二、師母道命說法迥異,如何承接道命?

三、師尊歸空早無明師,如何再傳道命?

四、捏造金線假傳道命,若接金線何用?

五、自訂權力分贓權勢,如何真放道命?

六、濫用權勢爭名奪利,如何修道辦道?

七、多位前人同行師權,如何一以貫之?

八、爭功奪果必食惡果,如何隱瞞事實?

九、龍天表文署名多款,如何地府抽名?

十、頂恩保恩欺瞞混淆,如何救渡眾生?

十一、可憐師母三度歸空,如何來台傳道?

十二、胡亂教導編配三才,如何符合神旨?

十三、派系鬥爭愈演愈烈,如何改惡向善?

十四、天降道命皇收回,如何執迷再傳?

十五、師在道在師亡道亡,如何超生了死?


◎有何理論依據認為現在的一貫道已不是真正的一貫道呢?

答:道理很簡單。因為一貫道自民國三十六年第十八代祖恩師張光璧歸空後,一貫道內部為爭衣缽傳承(所謂天命真傳)而分裂(形成了當時所謂的師母線和正義輔導會(又有人稱之謂師兄組)兩大組線,且彼此攻擊對方為假天命,都自認為是真理的化身)。所以現在的一貫道並非真正的一貫道。因為「道生一」,有二就落入陰陽對待,已非真道了。 

    為何各組線自認為有真天命,但大家對「道統」、「天命」、「表文」有莫大質疑時,各組線支派等領導人不敢正面回應討論?依然各說各的。

    因為領導者本身對於「道統源頭」、「天命來源」、「表文真假」無法交待,以至於心虛,盡是用些造假、敷衍、前後矛盾之事搪塞,來自圓其說。

    要討論事實很簡單,大家何不請前人、領導核心、幹部、講師、壇主一起討論探其來源依據,說清楚講明白「道統源頭」、「天命來源」、「表文真假」。

 

(一)一貫道道統的真相

據一貫道所寫的道統

東方十八代:

1.伏羲→2.神農→3.軒轅→4.少昊→5.顓頊6.帝嚳→7.帝堯→8.帝舜→9.夏禹→10.伊尹→11.商湯→12.太公望→13.文王武王周公→14.老子→15.孔子→16.顏子曾子→17.子思→18.孟子。

 

西方二十八代:

1.釋迦佛→2.摩訶迦葉尊者→3.阿難尊者→4.商那和修尊者→5.優婆瞿多尊者→6.提多迦尊者→7.彌遮尊者→8.波須密尊者→9.佛陀難提尊者→10.伏馱密多尊者→11.脅尊者→12.富那夜奢尊者→13.馬鳴大士→14.迦毘摩羅尊者→15.龍樹尊者→16.迦那提婆尊者→17.羅侯羅多尊者→18.僧迦難提尊者→19.迦耶舍多尊者→20.鳩摩羅多尊者→21.闍夜多尊者→22.婆修盤頭尊者→23.摩拏羅尊者→24.鶴勒那尊者→25.師子尊者→26.婆舍斯多尊者→27.不如密多尊者→28.般若多羅尊者。

 

東方後十八代:

1.達摩(生於西元?~卒於535年)

2.神光(生於西元487~卒於593年)

3.余僧燦(無詳細出生資料)

4.道信(生於西元580~卒於651年)

5.弘忍(生於西元602~卒於675年)

6.惠能(生於西元638~卒於713年)

7.馬道一(生於西元709~卒於788年)白玉蟾(生於西元1194~卒於1229年)  

8.羅蔚群(生於西元1442~卒於1527年)

9.黃德輝(生於西元1624~卒於1690年)

10.吳紫祥(生於西元1715~卒於1784年)

11.何了苦(生於乾隆年間)

12.袁退庵(生於西元1760~1834年)

13.楊還虛(生於西元1796~卒於1828年)徐還無(生於乾隆8~卒於1828年)

14.姚鶴天(生於道光年間~卒於1874年)

15.王覺一(生於西元1821~卒於1884年)   

16.劉清虛(生於咸豐年間~卒於1919年)

17.路中一(生於西元1853~卒於1925年)   

18.張天然(生於西元1889~卒於1947年)

 

 中國歷代朝代列表

朝代

 

 

明朝

 

西元前2033~1562

 

洪武

西元1368~1398

西元前1562~1066

 

建文

西元1399~1402

西元前1066~256

 

永樂

西元1403~1424

春秋

西元前770~476

 

洪熙

西元1425~1425

戰國

西元前476~221

 

宣德

西元1426~1435

西元前221~206

 

正統

西元1436~1449

西漢

西元前202~西元8

 

景泰

西元1450~1456

王莽篡漢

西元8~23

 

天順

西元1457~1464

東漢

西元25~西元220

 

成化

西元1465~1487

西元220~265

 

弘治

西元1488~1505

西元221~263

 

正德

西元1506~1521

西元229~280

 

嘉靖

西元1522~1566

西晉

西元265~316

 

隆慶

西元1567~1572

五胡十六國

西元304~439

 

萬曆

西元1573~1620

東晉

西元317~420

 

泰昌

西元1620~1620

南北朝

西元420~581

 

天啟

西元1621~1627

西元581~618

 

崇禎

西元1628~1644

西元618~907

 

 

 

 

五代十國

西元907~960

 

清朝

 

北宋

西元960~1127

 

順治

西元1644~1661

遼契丹

西元916~1125

 

康熙

西元1662~1722

南宋

西元1127~1279

 

雍正

西元1723~1735

西夏

西元1038~1227

 

乾隆

西元1736~1795

西元1115~1234

 

嘉慶

西元1796~1820

西元1271~1368

 

道光

西元1821~1850

明朝

西元1368~1644

 

咸豐

西元1851~1861

清朝

西元1644~1911

 

同治

西元1862~1874

民國

西元1912~

 

光緒

西元1875~1908

 

 

 

 

 

宣統

西元1909~1911

 

◎孟子西遷道脈之說

    事實上,這樣的一個說法是極為荒謬的,因為孟子出生於公元前372年,釋迦牟尼佛約出生於公元前500左右(公元前557年),孟子出生晚釋迦牟尼佛近兩百年,換言之,遠在孟子出生之前,釋迦牟尼佛早已涅盤,且早於涅盤前將心法傳承予迦葉尊者了-彼時孟子根本尚未出生,根本不可能將道脈心法傳予釋迦牟尼佛。

    一貫道說孟子將道脈心法傳予釋迦牟尼佛,如同孫子將遺產傳給早已過世的爺爺般荒謬,亦如同在說兒子生父親般的荒謬,是故一貫道說孟子之時道脈西遷是荒謬的錯誤說法。由此可見一貫道創教時,杜撰道統的不慎破綻,而這樣的一個謬誤,咎因於道統杜撰者的歷史錯誤認知。

 

    老子西遷道脈之說

    第二種老子西遷道脈之說,主張老子將道脈傳承予釋迦牟尼佛,或說老子西化釋迦牟尼佛。有部份道親了解一貫道道統說孟子西遷道脈的謬誤,故而不持孟子西遷道脈之說,另改持老子西遷道脈的說法,事實上,老子西遷道脈之說乃是受了《老子化胡經》影響。

    西晉惠帝時,道士王浮為與佛教鬥爭,於是偽造《老子化胡經》(或名《明威化胡經》),此偽經旨說老子西入天竺,化身成釋迦牟尼佛,而後教化天竺人佛法,主要目的在樹立佛教源於老子之說,以貶低與排斥佛教,如《出三藏記集》卷十五〈法祖法師傳〉所記載:

昔祖平素之日,與浮(按:即王浮)每爭邪正,浮屢屈。既意不自忍,乃作《老子化胡經》以謗佛法。

繼王浮偽造《老子化胡經》後,北周甄鸞亦著《笑道論》駁斥《老子化胡經》。然而,沒想到,王浮當初偽作的《老子化胡經》竟然淪為一貫道偽說道脈西遷之依據。

佛教尚未傳入中國之前,道教並無六道輪迴觀念(按:早期道教認為人死後是到泰山,而非六道輪迴),道教始融入六道輪迴觀念,是在佛教傳入中國之後,道教開始吸收部份佛教義理,融入六道輪迴觀念。若說佛教為老子、無六道輪迴觀念的道教思想繼承者,或說釋迦牟尼佛乃老子所化,這是很牽強的,一貫道此說與史實有所出入。

道教開始吸取佛教教義,據史實是從東晉末年開始,而至南北朝時,道教則全面性的大量吸收佛教教義融入道教中。而將六道輪迴觀念融入道教中,是南北朝時代的演變(東晉時代道教僅融入因果報應說),在此之前,道教並沒有六道輪迴觀念。如果說釋迦牟尼佛的教法係繼承自無六道輪迴觀念的老子、道教思想,那麼,這是很牽強與矛盾的。

 

一貫道認為六祖惠能渡白祖、馬祖二人(六祖惠能將一貫道道統與道脈心法傳予此二人)

在一貫道道統與道脈心法是在「法不傳六耳」的秘密傳教方式前提下,白馬七祖、羅八祖與黃九祖之間的道統及道脈心法傳承存在很大的問題。

第一種說法宣稱羅八祖(羅蔚群)生於明代正統年間(西元1442)、卒於嘉靖六年(西元1527),但若奉持此說,則矛盾在於黃九祖(黃德輝)生於明代天啟年間(西元1624年),兩人相差至少兩百年(若奉此說法,則在黃九祖出生之前,羅八祖早已死亡兩百多年),羅八祖根本無法「法不傳六耳」的秘密將道統與道脈心法傳予黃九祖。

另有一說稱羅八祖係唐(或宋)代人,但若奉持此說,則問題更大:若羅八祖係唐(唐代從西元618~西元907年)(或宋)代人,而黃九祖係清代人(生於西元1624年),則兩人至少差距數百年,在黃九祖出生之前,羅八祖早已死亡數百年(按《道統寶鑑》的說法,黃九祖出生之前,羅八祖應早已被碎尸且「道」被上天收回),羅八祖根本不可能將道統及道脈心法傳承予黃九祖。

復次,若白馬七祖自六祖惠能(生於西元638~卒於713)處承接道統與道脈心法為真,則白馬七祖應也是離六祖惠能不遠之唐代人(與六祖惠能同時代),如此,六祖惠能方能「法不傳六耳」的將道統與道脈心法秘密傳予白馬七祖,而後白馬七祖再傳羅八祖。但是若如此,若羅八祖係明代人(西元1442年),則與係唐代人(唐代從西元618~西元907年)的白馬七祖至少相距六百年,白馬七祖根本無法「法不傳六耳」的將道統與道脈心法秘密傳予羅八祖;若羅八祖係唐代人,則與係清代人的黃九祖(西元1624)相距數百年,且在黃九祖出生之前,羅八祖早已死亡,羅八祖根本不可能「法不傳六耳」的將道統與道脈心法秘密傳予黃九祖,更何況在黃九祖出生之前,按《道統寶鑑》的說法,羅八祖早已死亡且被碎尸,羅八祖的「道」亦被上天收回,羅八祖根本不可能傳法予黃九祖,羅八祖傳黃九祖之說實在荒謬且矛盾。

再者,若白馬七祖「法不傳六耳」的將道統與道脈心法秘傳予羅八祖為真,則亦非常矛盾:若羅八祖係明代人,白馬七祖既能傳法予羅八祖,則白馬七祖應是離羅八祖(西元1442年)不遠之明代人(與羅八祖同時代),如此,白馬七祖方能「法不傳六耳」的秘密將道統與道脈心法傳予羅八祖。但是,若白馬七祖係明代人,則又與係唐代人的六祖惠能(西元638年)至少相距六百年,六祖惠能根本無法「法不傳六耳」的將道統與道脈心法秘傳白馬七祖;若羅八祖係唐代人,則與係清代人的黃九祖相距數百年,在黃九祖出生之前,羅八祖早已死亡且「道」被上天收回,羅八祖根本不可能「法不傳六耳」的將道統及道脈心法傳予黃九祖。

可見一貫道道統中,白馬七祖開始承接道統之說的荒謬處,無論白馬七祖係唐代人或明代人,皆突顯一貫道道統之偽處:若「白」、「馬」二人指的分別是白玉蟾(生於西元1194~卒於1229年)、馬祖道一(生於西元709~卒於788年),則六祖惠能傳白馬七祖之說係偽我們姑且不論白馬七祖何許人也,若白馬七祖係唐代人,且羅八祖亦是唐代人,則羅八祖傳黃九祖之說係偽;若羅八祖係明代人,則白馬七祖傳羅八祖之說係偽;若白馬七祖非唐代人,則六祖惠能傳白馬七祖之說係偽。

一貫道青陽、紅陽與白陽期三期掌天盤之說始於黃九祖所提出,而一貫道以儒為主的修習方式係王十五祖王覺一所確立,將佛教禪宗傳承納入一貫道道統中,則是一貫道白陽期祖師路中一、張天然時方出現之事。(根據「臺灣省通志」的人民志宗教篇中記載,臺灣地區的齋教分成龍華、金幢、先天三派,各有創始祖。實際上可能是三個相類似的宗教派別,後人在不明究竟的情況下,錯認為同一個教派,名為齋教。

1.齋教的龍華派以明朝正德年間的「羅祖」為第一代祖師,完全以「羅教」嫡裔自居。羅祖,本名為羅因,生於明英宗正統七年(西元1442年),歿於明世宗嘉靖六年(西元1527年),享年八十五歲。

2.「金幢派」之開山祖為王太虛,生於明嘉靖四十三年,歿於毅宗崇禎二年。原先為龍華教的信徒,拜羅祖的女兒為師。後來自著四十二部經,脫離龍華而自立。

3.「先天派」起於清代前期。奉龍華教之羅祖為八祖。創教者黃德輝是為九祖。黃氏江西省饒州府人,生於清康熙年間,活動於鄱陽縣。傳至第十三祖徐(還無)、楊(守一)二祖,建先天堂於四川,為宣教中心。乾隆五十八年,遷至上海,以盛觀亭為中心。以後仍循龍華、金幢舊路,先入福建,再到臺灣。

    依照「臺灣省通志」宗教篇對先天派的記載,單就祖系而言,與一貫道的祖系說法相同之處甚多。兩者都說:開山祖達摩,二祖神光,三祖僧燦,四祖道信,五祖弘忍,六祖惠能(以上都是禪宗祖師)。七祖白玉蟾,八祖羅蔚群,九祖黃德輝,十祖吳紫祥,十一祖何了苦,十二祖袁退安,十三祖徐還無、楊守一(雲空)。從十四祖起,兩者才不同,從這種雷同情形來看,先天派與一貫道可能有著密切的關係。而且,「先天科儀」所載的儀式和各種唸辭,也與一貫道的儀式相近。「先天齋堂」的擺設方式更與一貫道的佛堂的擺設方式幾乎相同根據這些跡象來看,一貫道與齋教先天派可能源自同一來源,從十四祖起,分道揚鑣。向南經上海入福建,最後傳抵台灣的一支,成為齋教先天派;北走的一支,經過多次波折更易後,至劉清虛時,改名為一貫道。因此,齋教各派與一貫道在本質上相近似,容易產生取代的現象。)

【摘自】天道鈎沉P.21~P.22

 

一貫道王十五祖王覺一除了是一貫道祖師外,同時亦係「末後一著」教的創始者,後人將其著作集結成【理數合解】一書。【理數合解】中所謂道論述為:

    「儒曰存心,道曰修心,釋曰明心,皆不離乎心以為道。此心堯之矣傳之舜周公以是傳之孔子,此聞而知之者也。孔子傳之曾子,曾子傳之子思,子思傳之孟子,孟子之後,心法失傳。」

    王十五祖對於道統論述僅此而已,根本未提及「西方二十八代祖」及道脈西遷之說,可見一貫道道統初期與佛教禪宗祖師根本毫無關係,一貫道道統中出現「西方二十八代祖」、將佛教禪宗傳承納入一貫道道統中,係一貫道白陽期祖師中、張天然所杜撰。

王覺一在《理數合解》中又云:

「炎宋受命希夷首開,濂洛接踵。濂洛之後,厥有龜山,繼以豫章,及至延平。道傳朱子,而心法一脈,遂有鵝湖、鹿洞、朱學、陸學、德行、問學之分

由此可見王覺一認為宋儒繼承了孔孟學說,而一貫道「以儒為尊」的修習方向亦是由王十五祖王覺一開始確立,由此也可知一貫道實是宋明理學的宗教化,見地及修道皆與佛教差異極大。

【摘自】http://tw.myblog.yahoo.com/jw!lYCVWAKUHwUsbtVVGV1Ge_kr4w--/article?mid=434&prev=435&next=433

 

(二)對天命來源的真相

自第十八代祖歸空以後,一貫道之弟子們,為了「天命」的問題,形成了不同的認知:

1、師母線發一組老前人與基礎組老前人對十八組所謂雙「天命」的認知為何不同?

     在發一崇德單位所印發的由韓雨霖老前人口述,後學們整理成冊的【祖師師尊師母略傳】中,是這樣解釋師母「天命」的:「民國十九年(庚午)在八卦爐中………敕令弓長(張)子系(孫)同領天命,結夫婦之名,二人承命為十八代祖,又稱白陽二祖,執掌道盤,普渡三曹,繼續辦理末後一著也。」(第七、八頁) 

    而基礎祖的張培成老前人在委託宋光宇先生所代筆的【一貫真傳---基礎傳承】一書中,是這樣描述的:「當張祖被捕下獄其間,道場全由孫師母主持,由孫師母到各地方視察,師尊的囑咐是(應該提拔的就提拔)這句話是授權給孫師母(放天命),這便是道親現在所說(雙天命)的由來。」(第106頁百日之災至107頁)另書中寫到弓長祖牢獄之災是發生在民國二十五年,也就是說師母的雙天命說應該是自民國二十五年後,而非是韓老前人所說的民國十九年,差別有六年之久!

    一個是發一祖線的老前人,一個是基礎祖的老前人,而後者又曾是臺灣一貫道總會的理事長(現在為世界一貫道的理事長),同為師母線的領導之人,竟然連師母老人家的「天命」來源都說法不同,各位道親難道就沒有感覺到很奇怪嗎?由此可見老前人們口口聲聲所言的超生了死的所謂的一貫道,又有幾分可信度呢?

    假如他們二人之中有一人的說法與事實相符合的話,已經說明有一方是在編造謊言,欺騙道親。無論任何一方或是雙方都在撒謊的話,在臺灣上當的道親就有幾百萬之眾,被騙的錢財和所造成的精神損失是無法估量的!

【摘自】天道道訊

 

2.師母線其他單位又是如何解釋,師母祖師的由來?

     不但師母線發一組與基礎組關於師母「天命」的由來解釋不同,師母線其他組線的解釋則又與上面兩種解釋不同。興毅組、寶光組、浦光組、……等一些組線對師母「天命」的由來,認為是自弓長祖師歸空後由師母接續承傳(後學曾當面向浦光組的汪有德老前人請益過這個問題,也曾聽過吳靜宇老前人對香港點傳師慈悲的錄音帶)!這與韓雨霖老前人及張培成老前人的說法又不相同。按這些組線的理念的話,孫師母承接「天命」的時間應在弓長祖歸空的民國三十六年八月十五日以後。這與韓老前人與張老前人的說法及所敘述的時間又有了更大的差異!如何解釋這一切呢?到底這些老前人們誰在說謊呢?還是他們都在撒謊?或是他們都不清楚而是在以訛傳訛呢?

    至於其餘組線的老前人們,有的根本就不知道有這個問題,有的則是不敢面對這個問題。比如安東組的高斌凱老前人,還有南屏修道院的孫前人……

    各位師母線的前賢們!各位有沒有思考過?我們的老前人們連自己的金線來源都搞不清楚,那麼我們所追求的「金線」還靠得住嗎?各位前賢是否應該冷靜的思考一下!

【摘自】天道道訊

 

    根據范立煜老前人在【天道鱗爪】一書敘述:

     民國三十年,我離開蕪湖跟隨于義賢點傳師開荒江西九江,三十一年孫師母因受宮彭年、宮彭齡兄弟蒙蔽,而遭受師尊之大考,師母不敢面對師尊,而攜同劉瑞貞點傳師(邢傑三點傳師的太太)宮彭齡、還有廚司去廬山避風頭。那時她/他們說是避暑,我則由于義賢派去侍奉師母,前後亦是三個月未離開過一步,師母初到時每日整天以淚洗面,我則在與劉瑞貞共同努力下千方百計的逗老人家破啼為笑,因此日子久了與師母感情已勝過母子。師母告訴我,他大兒子茂猛,大我一歲;小兒子茂田,小我四歲,流露出思念之情,師母後來得到數位道長向師尊跪求慈悲諒解,就離開了盧山赴濟南與師尊會合去了,我們的離別都是淚眼汪汪。但宮氏兄弟則被師尊下令勾出道盤,師母走後我覺得受師母疼愛恩寵,再立願開荒長沙,這回真的是九死一生,艱苦備嚐。

【摘自】P.92

 

    根據范立煜老前人在【天道鱗爪】一書敘述:

    ……,我記得民國三十一年之前,宮氏兄弟彭年、彭齡二人,突然權謀迷心,瞞著師尊利用師母不識字而又朝夕侍駕之便,強命道中前人級人物為孫師母接金線,順便抬高自己在道中之地位,事為師尊知道了,而大發雷霆之怒,並傳話叫孫師母馬上到天津,說明接金線之原委,孫師母這才明白事情鬧大了,急去漢口邢點傳師之佛堂暫躲,但怕走漏消息而住進明德大哥的公館內,仍不放心,又去九江于意賢點傳師之佛堂,其時我是于點傳師的天才,于點傳師認為應去廬山暫住,即拜託九江市警察局王局長在廬山租到馬軍長的房子,付了半年租金,只住了三個月,因此我侍奉師母三個月未離開一步,在此期間,老師無有師母的消息,就把師母之放命權撤銷了,更有甚者,孫師母如沒有給師尊滿意之答覆,甚至將逐出張家門庭。真是風聲鶴唳,因有一兩位道長已經接了金線,當然不敢表態,最後由孫錫堃道長發動部分道長叩求師尊慈悲寬恕,聯名保證師母絕對……,而宮彭齡兄弟被師尊勾出道盤,才結束道中一次最大危機。德高兄,你是老道親我才將此一道中最高之機密講給你聽,此事道中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人都不知道,他們修了一輩子的道,也只有糊塗一輩子,我在台灣這些年來,各線領導見了很多,很有規模的主持人對我說,你老求道辦道那麼早,為什麼不接金線呢?我真的啼笑皆非,他們那裡知道老師為了接金線事,差一點沒氣死,但也因此種下了大病,而五十九歲就歸空了。

【摘自】P.142

 

天命來源的認知就有好多不同的版本,到底誰說的才是真的?

    因不同的認知,從而導致一貫道道場的分裂,伴隨著歲月的流失,經過近六十年的爭辯,問題不但沒有解決,反而演變的更為複雜。從最初的兩大派系,發展到今天的眾多支脈,各自為政,互相指責其他組線沒有所謂的「天命」。

問:在一貫道場上誰有資格授予道親們點傳師之名號?
答:每一代祖師,都有自己一套的禮儀規則。他們並非是爲了標新立異,而是爲了符合其所應運時代的需要。當天運應運在十八代祖時,所有的儀規則必須遵守十八代祖所制訂的儀規。而能夠授予道親們點傳師名號的,只有恩師一人,在《一貫道疑問解答》(原版)上卷之二十二問:怎樣可以當點傳師?一則中是這樣回答的:點傳師既爲傳道師,故其人選,當以功德深厚,道理通達,人格高尚,志向堅定,身心雙修。言行可法之人爲合格。再經師尊考拔,始可派充點傳師,分赴各地,因時制宜,襄辦道務。另後學走訪了許多道場上的前輩,並查證了許多相關資料,證實了這一點。恩師在世時,雖也有孫師母及張英譽師兄曾代師放命之現象,但僅是受恩師委託前往監願而已(見張英譽師兄遺書),並非孫師母和英譽師兄有所謂的授命權。至於在民國三十年前後,孫師母受宮氏兄弟的蠱惑,曾經有過自授點傳師名號之舉,但很快就被恩師發現,並嚴厲制止,同時將宮氏兄弟鈎出了道盤。而在恩師歸空時,據相關資料證明,恩師並未將師權委託於任何人(包括孫師母和張英譽師兄)。
    今天道場上許多老前人們都稱自己有資格授予道親們點傳師的名號。道親們可曾有詢問過我們組線的老前人是第幾代祖嗎?因爲能夠授予道親們點傳師名號的必是一代祖師,假如老前人們不承認自己是一代祖師的話,那麽各位老前人這樣胡亂的放命,道親們不問是非黑白的胡亂領命,大家認爲這樣有點傳道命嗎?

【摘自】http://tw.myblog.yahoo.com/gu9696

 

    ……事實上,長江後浪推前浪,其等已不夠看,現下工商勢力眼世界,有錢好辦事,最新資訊,只要肯花六萬元台幣,就可買一點傳師位,以作為生財發財之道,就道親提供已承認者,手邊資料即有數十人,寶貴「天道」被前人點傳師們貪嗔癡妄誤導至此淪喪地步,怎不令恩師痛心疾首!令「天道」尊貴暗淡無光!

【摘自】天道道訊

 

    根據范立煜老前人在【天道鱗爪】一書敘述:

    師尊於民國三十五年(即去世前一年餘),曾諄諄昭示徒眾:一貫道祖師至第十八代我張天然為止,以後無有十九代或二十代名次,白陽道統,統一傳承,要『以徒代師』「虔誠」「體悟」「信守」,同時指令孫錫堃道長,及其身邊資深前賢等人,共同研擬具體措施,惜因道盤運變,以致師尊突然辭世,大陸迅速變色,孫錫堃道長雖然也到了台灣,但因其對道務階段性任務已經完成,只得向師尊繳旨去了。師尊在世時,凡是點傳師領受天命,大部分皆由師尊親自放命,但也有師尊指定領命者轄區之道長,代其放命(屬於個案)前人是沒有資格代師放命的。(前人名稱是求道早晚的尊稱,不是職稱),師尊絕對不會破壞制度。

【摘自】P.13

 

問:師尊師母難道不是同領十八代祖之天命嗎?.

答:截止目前,據後學所考證的資料來判斷,從歷史必要尊重客觀實際的原則。我能夠給各位的答案是,這是道場上一些有心人編造的故事。因為要人相信一件事,必須要有充分的證據。在恩師歸空以前(民國三十六年以前),所保留的現具有公信力的有關「天命」真傳的史料中(民國二十六年在恩師主導下所編寫的【一貫道疑問解答】共一百二十題,民國二十八年恩師的【暫定佛規】,民國三十年老的【皇訓子十戒】),能夠證明的十八代祖只有恩師張光璧一人而已。各位道親,大家有否認真的思考一下。恩師在世時,所有資料顯示根本就無師尊師母領天命之說。那麼發生在民國十九年的事,為何恩師他老人家不知,反而是其後學比恩師還明白。各位道親你認為這道理說的通嗎?如若師尊師母真是同領十八代祖天命的話,那麼我們就要大大懷疑恩師張光璧的德行了。因為恩師無視老之命,以丈夫之尊藐視師母之天命尊貴,獨斷獨行地把自己的名字獨獨寫在龍天表上(此點在台灣一貫道總會第一屆第二次會議的有關資料中,已證實師尊在世時所用之表文,格式為欽加保恩張光璧,僅書寫恩師一人之名),可謂是對老之大不敬。各位道親,妳們能夠相信一個明心見性的覺者(佛),被老畀以三曹普渡使命的一代明師,竟會做出這樣對老不忠不孝之事嗎?也許有的人會說,由於中國的傳統是男主外、女主內,所以在表文上恩師不寫孫師母(香港浦光組的老前人就是持這種觀念),那麼再讓我們來一同分析一下看這種理念是否合情合理。道場上許多前輩都知道,在民國三十一年左右,一貫道內部發生過一起徒弟欲稱師分裂道場一事,當時發一組老前人(白水老人)之點傳師宮彭齡與其兄弟宮彭年蠱惑孫師母,自組金線道(有人稱之為金丹道,也有人說為護母會),恩師發現其行為後,隨即將宮氏兩兄弟勾出了道盤。若以各位所說師尊師母同領十八代祖之天命,那麼弓長恩師心胸十分狹窄,根本就不配為一代明師,因為十八代祖,恩師為什麼要求徒兒們只尊重自己,而不尊重另一位明師(孫師母),當有人跟另一位明師修道時,就越權將跟孫師母修的道親勾出了道盤,這種不尊重另一位祖師的行為合乎天理嗎?

【摘自】一貫道道盤群疑研析

 

    然而現如今從一貫道發一組白水老人韓雨霖先生的口中,卻傳出了師尊、師母於民國十九年在八卦爐中,同領天命爲十八代祖的信息(詳細證據請查閱發一道場所發行的由白水老人所口述的《金公祖師、師尊、師母略傳》)。從而形成了道場上有兩位祖師的論點。那麽應該相信誰呢?一個是發一組的老前人,一個是活佛恩師。白水老人聲稱恩師與孫師母是於民國十九年在八卦爐中同領十八代祖之天命, 而《一貫道疑問解答》乃是於民國二十六年由道場上的一些前賢將道場上一些經常遇到的問題,整理作答,經活佛恩師修正,並由活佛恩師親自作答極大部分問題而成書,以方便道親學習之用。也就是說在民國二十六年時,活佛恩師還親自告訴我們一貫弟子:一貫道中,只有天然老師奉命傳道,此外更無別人。各位發一祖的道親們,大家認爲白水老人和活佛恩師兩人那一個說謊的可能性較大(我們大家可以用五教經典來作一下印證)? 假如大家認爲是活佛恩師在撒謊的話,大家以後就可以不要再稱濟公為恩師了。假如大家認爲白水老人在撒謊的話,各位發一組的道親們有沒有仔細的想過,一個編造道場上有兩位祖師的行爲,是什麽樣的行爲?難道祖師是由我們普通人可以任意指定的嗎?

【摘自】http://tw.myblog.yahoo.com/gu9696

 

◎中華民國一貫道總會創辦人-張培成-的親口告白:

師母線之亂源亂接孫師母金線

    民國三十年前後,由宮彭年、宮彭齡兄弟所組成的「護母會」不僅在北方拉道親,也向南方發展,李麗久、劉樹桐、徐瑞華、李光吉等人都加入過「護母會」,大致上「護母會」將南方道場也拉走了三成多。「護母會」雖然在民國三十二年(1943)初,就被張祖(弓長)所禁,但仍然有人繼續在暗中運作。原先上海基礎壇對這個問題不表示立場,上海的「護母會」向張培成遊說,因張培成不明瞭其中的奧妙,加上他自認沒有這種智慧,只好去問保他領天命的王德訓,而王德訓只說了四個字月本無光,從此凡是有人對他說「護母會」的事,他都一概回絕。然而民國三十七年(1948)慧光齊鳴周率先尊奉師母繼祖掌道盤,四月,王德訓率領了「基礎壇」二十多位點傳師到漢口參加「懺悔班」張培成也在其中,總共有一百卅多人參加,當時由於拗不過人情上的包圍遊說,加上大家因一時義憤填膺,全體都糊里糊塗立下了所謂的『跟盤愿』- 亂接孫師母金線,且礙於情面又不敢輕易違背所立誓言,以致於無法拉下臉來再回頭。

(此段張培成傳記載請參閱宋光宇一貫真傳[1]基礎傳承一書第165 頁,由張培成親口所述。)

 

◎以私害公

    自從護母會弓長恩師嚴斥制止後,曾消聲匿跡了一段時間,但在上海仍有人背著恩師繼續在暗中運作,其中尤以邢傑三、潘華齡、宮彭齡、張文運等點傳師暗中較勁,爭名奪利,在外都是扛捧著師母的旗號,繼續擴展勢力,陽奉陰違,完全不理會師尊的嚴重警告,曾經被師母策封為唯一指派的潘華齡道長,後在弓長恩師的嚴加斥責下,草草收場,不了了之,那知民國36年中秋,自弓長恩師歸空後,死灰又復燃,尤其以民國37師母線點傳師們,在漢口共同立誓效忠跟盤愿 (立了愿再立愿重重立愿,不忠孝只投機得意忘形,所為的也不過貪妄二字,為只為造己勢盡入邪中。)後更是猖獗等大陸淪陷撤退到台灣以後,由於兩岸現實的阻隔,且為了要達到各自擴展『錢』途利益,紛紛響應提唱接孫師母金線,而徹底破壞保恩道統的四大寇(韓雨霖、張文運、張培成與何宗浩等四位老前人,亦同意各自劃地為牢,改表換文,竟相競賽,外加王好德的自稱為師母的全權大使與三祖陳火國承接師母錦囊---)的推波助瀾下,更是如雨後新荀,硬是將師尊保恩萬八年的聖業推向了死胡同,相互掩蓋事實真相,一發不可收拾。子曰:民無信不立」 「舉直錯諸枉,則民服;舉枉錯諸直,則民不服。」

【摘自】天道道訊

 

:既然天命人人皆有,那麼這與道場上所謂點傳師的「天命」有何不同?

答:上天賦於人的自性天命與所謂點傳師的天命是截然不同的。人的自性天命皆由上天老所畀以,是真實不虛的。點傳師的天命則是恩師歸空後被道場上誤傳的一種代名詞,若硬是要給點傳師們安一個什麼命的話,充其量只能稱之為臨時代理師命(僅在佛燈點燃,開始傳三寶心法那一時刻才能代表恩師)。當年恩師在世時,由於道務繁忙,分身乏術。故在向上天呈報,經上天認可後,才委託一些人為臨時點傳師代師點玄。而上天早已將三曹普渡的使命交給了恩師張光璧,由於恩師所擔之使命是由上天老賦予的,故簡稱為天命。一貫道只恩師一人擔有上天所畀三曹齊渡的使命(天命),別無分說。所有點傳師僅是受恩師委託(與各位道親一樣僅是打幫助道)而已。關於這一點,其時恩師早在點道詞中寫的明明白白「如今領受恩師命,傳你本來玄妙-----。」而現在的點傳師更非受恩師的委託,因為他們的職責並非是恩師所委派,僅不過是受前人的委託而已。若按現在的辦道方式,點道詞應改為:「如今領受前人命,傳你本來-----。」況且經後學多方考證,恩師在歸空之時根本就沒有委託任何人代行其權(也包括兩位師母孫師母、劉師母及張英譽師兄)。現如今道場上人云亦云的所謂天命是如何來的,這就要各位道親自己去向前輩問個明明白白。假如你對自己的命負責,同時也不希望自己的九玄七祖被自己拖累的話,否則不問青紅皂白,跟人盲修瞎練,結果如何?一想便知。

【摘自】一貫道道盤群疑研析

 

◎道長老前人前人放命的由來?

    天命與心法的真傳,在中庸曰:「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修道之謂教,道也者,不可須臾離也,可離非道也。」故知,道在自身,不假外求,身外無道,而道統真傳才是由一祖一師,代代相承而來,所以『放天命就必須老有命,眾人肯定,這樣才算,就像胡道長當初並沒有放天命(你們點傳師不可以不知道!)因為那時老師和你們師母都還在世,胡道長在被稱為道長之前,他只是一個點傳師,在為師跟你們師母第一次放天命之後,就有人稱他為道長,他來報告為師,為師就跟他說好,從今以後你就稱道長,這個道長是這麼來的,而不是稱道長,稱老前人就能夠放命,要認清楚一點,誰去開荒,就是那個地方的前人,年紀大了就是老前人,所以前人、老前人這個名位並不是固定的,不是只有你們發一組放天命,其他組線也都在放,而從你們老前人開始就叫做「代理明師」,都是代理的,你們師母在世,就已經有「代理天命明師」(註:代理並不代表就可直接替代)。你們發一組福氣很好,你們老前人很長壽,又很健康,所以放天命的事情,一直由他擔待著,其他的前人都不必操心,不是他走了,就一定是留給老前人下來的前人,不是這樣,是留給有德性的人,到目前為止,各組線的老前人,幾乎都已歸空,但大部分的組線都還在繼續辦道,繼續在放天命。 (錄自萬試如意P.105-110重點提要。)

 

◎有錢有勢才會盜用神器亂放天命

    其實一貫道四分五裂亂象,源出於毫無根據的「亂放天命」,好比基礎組周興發老前人原與張培成老前人為同一組線的前人輩同門師兄弟,後來張培成先取得權勢,據范老聽周興發說他在其手下足足被張老欺壓了近二十年,內心實有不甘,後探知張培成每年必定不時偷至范立煜老前人處請益,(有照片為證:范老在其臨終兩年前搬來與後學足足同住一年半,後學亦日日向其請益,得知許多以往內情,確實受益。) 

      

周老前人得知其中必定蹊蹺,便狠狠抓住其弱點-天命不真,於是大膽要求分贓,平分權力,張培成只好依之,將其在道場上自訂放天命權力分半給他,等到雙方各自擁有放點傳師天命兩百餘位後,年齡日長,一方面歲月不饒人,已進入老邁,力不從心,另方面唯恐死後,害怕他人追問其道場之源,來路不明,無法向人交代,思前想後,廣經查證,愈加害怕來日無法返天交旨,於是前往范老處求助,願將其轄下所有點傳師全權改交由范老領導,但不為范老接納,並忠言勸止,如此益加恐懼,慌忙投身於劉師母之師兄組張德福老前人門下輸誠歸師,下有周興發講師時之照片為證    

 

◎濫用權勢必使天道蒙羞

    天開科選,是希望人人能明白世俗的功名那有道名高的理想,而能真心的放下一切,好好的與天契合修辦道,萬萬沒想到新上任剛接正義師脈之邱○璋前人甫一登基,便利用權勢,以世俗政治手腕,立刻發出令親者(師尊正義脈)痛之事,亦著實使天道承傳蒙羞,更是令人神共憤之公文函一封,全文照刊如下:

            

正義天同總堂 

機關地址:嘉義市友忠路九六一號

承辦人:經理  周松山

電話:(052324309

受文者:經理

速別:最速件

密等及解密條件

發文日期:中華民國九十三年九月七日

發文字號:天同總字第93003

附件:如說明三(略)

 

主旨:有關前人對「道務之重要指示事項」如說明二、三,請查照並向各佛堂宣佈、說明、防止分裂、共同護持 吳公前人之師脈道統慧命。

說明:

一、        依據民國九十三年八月二十一日全省經理協調會前人指示辦理。

二、        高雄黃某等三人(私自放命)方面:

1.即日起(國曆八月二十一日,農曆七月初六日)高雄張遼、洪依火、黃文宏(樹雄)三位所辦之道場自己負責,與天同總堂無關。(如欲繳功德費以國曆八月二十日,農曆七月五日為準。)

2.各地區若有在高雄代訓天才者,請即日起領回,要繼續訓練者,統一由台北朱經理代訓。

3.由本堂發文通知全省及國外各佛堂(總堂)經理,向各堂宣布,說明此事,防止繼續分裂,共同護持吳公前人之師脈道統慧命。(註:私天下)

4.請各位經理、壇主、道親勿批評、毀謗,大家保持君子風度及修道人素養,各辦各的,各自向天負責,但我們有維護吳公前人天命道場慧命的責任。

5.他們三位所屬佛堂之壇主及人才,天同總堂永遠歡迎歸來。

◎各地方有排課講道,由地方溝通取消為宜,南屏正宗學會會員及季刊,請有參加者自動取消。

◎同是一之子一師之徒,切莫作冤家對頭,以最大的決心與耐力,永遠等待他們回頭。

三、        宣佈「八月十一日本人偕洪坤財等七位經理,在緬甸與道基壇楊瑞麟老前人商談道務『雙方討論之重要事項』」(如後附件:略)。

正本:本堂所屬國內外經理

副本:前人室

                     前人邱憲璋

    

◎爭名奪利遺害人間

    觀上函,兩造雙方正式決裂(黃某等三人簡稱甲方,邱○璋前人簡稱乙方)之主因,不外乎在於爭奪私自放命之主權,甲方之所以敢明目張膽的私自放命,所憑藉著為乙方所持之林(溪湖)前人(慈行真君)遺囑為假冒他人之手(因其才接前人不久,一切還未上軌道,生前也未曾放命過一位點傳師,而此次蒙主恩召,又屬心臟病突發事件,來得過於唐突。)此與三十餘年前是經由現今甲方當事人也曾親身經歷過由吳(信學)前人(一陽帝君)長子吳(蘋影)點傳師於其父逝世半年後才假冒其父之遺囑:交付林(玉蘭)前人(慈和真君)統一放命一事同出一轍,因吳前人(一陽帝君)生前在台灣要前往美國紐約時,曾公開告知六位(現仍存在兩人)點傳師放命一事,只到他本人這裡為止,況且吳前人一歸空,日本董玉蘭點傳師是第一個趕到紐約追弔慰問,當時詢問遺囑一事,其長子吳(蘋影)點傳師首先的答覆事其父因走的太過突然,所以根本沒留下任何的遺囑,事後為了要安穩住道場,所以才不得不用此私自假冒遺囑變通方式,取得掌控權。

    如今甲方又自稱現在已擁有師尊臨終前交代所遺留下來的保存文物(甲方是由黃○輝(已故)、黃○宏、張遼、洪○火、黃○朗等五專程前往大陸至南京拜謁孫道長錫堃之子孫竹君,假借已取得弓長恩師的玉璽文物為證物,回台北後即自行焚燒表文立愿,答應上蒼願意承擔負起以徒代師萬八年之責任。)

 

南屏正宗學會,常常用來在人前拼命搖晃且虛謊一招的所謂憑據。(註:在民國38年即已用好印,可預知民國四十二年孫道長會因吞金而在台灣死亡,也能預知民國七十六年盧鴻賓死後情況,簡直荒謬糊塗至極!)

【摘自】天道道訊

 

欲藉此來打破前人門戶分枝別派之不合理的制度而回歸正統。而乙方堅持點傳師之放命權是依前人傳統遺囑所咐託,甲方既然未徵求經前人認可,便私自放九位點傳師天命在先,乙方深恐大權旁落,也就立刻採取以通過考試方式來提拔新秀,接著便趕緊亦匆忙爭奪放命三十餘位點傳師天命權在後,互不示弱,於是乎各爭所執,師云:爭強之人,其心最弱;爭富之人,其心最窮;爭權之人,其心常困;爭善之人,其心常樂,所以真正的富貴,充實內德謂之富,行善喜捨謂之貴。如今甲乙雙方各持己見,各執其偏,互不相讓,這豈是道乎?可見真道真天命承傳確實已失之謬矣!以君從事已多年修辦道的角度看法又該是要如何來定奪才對?

【摘自】天道道訊

 

◎在一貫道歷史上,能否有多位前人同時委任點傳師的名號?
    
衆所周知,一個國家能夠有兩個總統嗎?當一個國家有兩個正總統同時出現的時候,一定是這個國家出現了分裂現象。
   
當一個國家由多位當權者同時發號施令時,人民大衆將聽何者號令?是否會出現無所適從的現象。對於社會上有多位執政者的這種現象,孔子是這樣告訴我們的:天下有道,則禮樂征伐自天子出。天下無道,則禮樂征伐自諸侯出。由此可知,當權者衆多之時,則是無道之時。管子霸言:使天下兩天子,天下不可理也。一國兩君,一國不可理也。一家兩父,一家不可理也。
   
各位道親!世局由多位主事之人同時出現,尚是一種亂象,且無可言。更何況道場之佛規更是嚴謹,當出現由多人行使師權的現象時,各位道親大家認爲現如今的道場上還是在傳真正的一貫道嗎?《一貫道疑問解答》上卷第二十五問除老師,也有另外的人傳道嗎?而它的答案則是:一貫道之道統,是一脈相傳,一師一祖,應運傳道。是以一貫道中,只有天然老師奉命傳道,此外更無別人,修道者不可不注意也。由此段話可知,一貫道歷來是一脈單傳,一師一祖。

【摘自】http://tw.myblog.yahoo.com/gu9696

 

    根據范立煜老前人在【天道鱗爪】一書敘述:

    這樁人神不容的大騙局,說師母有一千點天命,並成立樞紐在香港派專人保管,無論任何人,無論任何組線要天命都得去香港請領,此一樞紐神通廣大,對外稱只有一千點,可是詳細給他們算算就驢唇不對馬嘴了。韓雨霖一人就放了一千多點傳師,張培成也放了五百多點傳師,何宗浩、施慶星兩組可能超出五六百點傳師,外加梁華春、祁裕修、王好德、黃自然,也有六七百位,實際上超額點傳師可能有二千左右,到底誰真誰偽,又有多少真的多少偽的,沒有人可以算得出來,香港樞紐可能到現在還可出貨,也沒有人質疑,他們可以拿著天命玩遊戲,騙人欺天,倒是施慶星先生為人實在,他問我天命問題,應如何處理,我說:『明明是幾位壞人亂來,連那一千點天命,都是虛構的,如同他們偽稱師尊師母於民國十九年在八卦爐中同領天命一樣的膽大妄為。欺師滅祖……』我寧可相信是上天有意叫他們自己揭發自己的騙局,正所謂天網恢恢而不漏,沒有這麼多明顯的事實證明,天道還原怎有可能?他們這班師尊之叛徒當初設定一千點時,認為已經很多了,我問施理事長對寶光建德天命怎樣處理,他私下同我說,為了保持天命的水準,用歸空的點傳師之遺命,來遞補後補者繼命,我說了一句玩笑話,如果有後補者等的很不耐煩了,說不定會焚香祈禱老弱點傳師快點死呢。老實說,寶光建德這一組,是最誠懇,最可愛的,天命問題如此多的前人嚴重違規,寶光建德仍可嚴守分寸,不私設立工廠偽造天命,真的令人佩服,師尊大人在天之靈當欣慰有加,其實天命本來就沒有數字,是因人因地因時,配合道運隱顯,天恩師德與智慧,並非狼披虎皮就變成真虎,現在最悲哀的是,是這張虎皮都是偽造的,我總覺得活佛師尊有任務叫我做見證,我敢對天發誓不是嘩眾取寵,有兩件大事都是我親身經歷的,一是孫道長受考被師尊撤銷南京道長,百日以後,再官復原職,二是孫師母因受宮彭齡兄弟蠱惑接金線事,孫師母亦被師尊撤銷替師放命權,還差一點沒演休妻記。

    先談民國三十年宮彭齡點傳師,破壞道統道脈大本,藉孫師母不識字之弱點,利用侍奉師母之機會,瞞著師尊暗中誘惑各地之領導,與孫師母接金線,陰謀撕裂信徒對師尊之誠信與團結,以提高自己在道中之地位聲望,以便名利雙收,實乃欺師滅祖叛道作亂行為,亦嚴重傷害了師尊之家庭倫理,更是罪大惡極,至三十一年師尊獲悉後,甚為震怒,曾三番五次傳話,命師母速回天津公館,當面說明接金線之原委,師母才知闖下大禍,不該一時糊塗,私心縱容宮氏兄弟僭越妄為,但情急之下,又不敢面對師尊,只有攜同身邊隨駕之宮彭齡及劉瑞貞(邢傑三點傳師之太太)躲至漢口市法租界德興里寶光總壇暫息,又因該處道親來往甚多,怕師尊之親信發現,住未兩禮拜,即搬至兩湖,即搬至兩湖水上警察局長,邵虎先生公館去住(邵虎來台後,改名李明德,號李憶),又恐邵太太,邵太太因反對邵局長拿許多金錢助道,因而經常吵鬧不休,邵局長為表示決心,當太太在吵鬧時,拿起隨身攜帶之小型配劍,把左手小指剁掉一節以做警告,並云如在吵鬧,我不惜斷臂,此後邵太太雖然不再吵鬧,但孫師母住在邵家,並無安全感,又因師尊不斷派人各處尋找師母,其實孫道長早就知道孫師母之行蹤,只是摸不透兩老內心之底線,也知師尊等無師母消息,在氣頭上已經把師母放天命權撤銷了,孫道長當然不敢冒然出面處理,萬一孫師母一不作二不休,公然宣佈自立門戶,則茲事體大了,也只有耐心等待摸清楚二老情況後才能出面。至於宮彭齡有無將隨師母逃往事,告訴齊鳴周、胡桂金兩位道長,我現在也無法查證,因事後始知齊、胡已經在師母逃亡前不久已經接了金線。再說孫師母住在邵家不能安心,又需要找ㄧ安全地方探思觀望,探聽師尊之態度。

【摘自P.119

 

◎被「師母道」眾人視為「泰山北斗」之白水老人韓雨霖在其口述《祖師師尊師母畧傳》中說:「民國十九年庚午,在八卦爐中,上帝敕令弓長子系同領天命,結為夫婦之名。二人承命為十八代祖,又稱白陽二祖,執掌道盤,普渡三曹,繼續辦理末後一著」。然師尊於民國二十八年手訂《暫訂佛規•序文》中明載:「迨至庚午年間,正逢天降大考,竟蒙畀以重任。余自思何德何能,敢膺此命,當即再四懇辭,以讓賢路。詎料皇降臨各壇,不允所請。余祇得勉為其難,順天行事」。師尊在序文中,並無子系同領天命之說,且在民國三十六年以前,只聞有弓長祖,從未有子系之稱呼出現。所謂「弓長子系同領天命」之說,顯係韓雨霖等所矯造,韓某自認智高於人,功高一切,有個「弓長」,他則來個「子系」,哄騙其後學。由此可見其心機之不正。

《紀念天然恩師百歲誕辰特刊•一貫道紀念專輯•師母簡介》載:「東土十八代祖師孫慧明師母,……幸遇路祖傳授大道。」是毫無根據的。路祖門下八大弟子中,天然師尊年紀最小,而孫師母又少師尊六歲。很顯然路祖門下八大弟子中,並無孫師母其人。旁門左道出版此類不實之資料,信口雌黃,誤導眾生,其罪大矣。
因此,天道有「正統」與「旁門」之分,茲略述如下:
〈一〉天然師尊誕生於民前二十三年,民國二年即拜十七代祖路中一為師。民國八年,師尊已求道七年。孫師母方巧遇師尊於山東單縣,時師尊三十一歲,孫師母二十五歲。孫師母除向師尊學道外,並照顧師尊之起居生活。故不可能離開師尊再去拜十七代祖為師之必要。由此可以推知,孫師母並非十七代祖親炙弟子,至為明顯。旁門曰:「師母拜十七代路祖為師」是一大謊言。

〈二〉韓某說:「路祖至民國十四年歸空時,弟子及再傳弟子大約有數千人,大領袖有八位。吾們師尊年紀最小,後學也最少。韓說:「弓長子系同領天命」,係指孫師母若能同領天命,應為十七祖門下八大領袖之一,此係基本常識,然韓某說:「吾們師尊最小」,可見祖師八大領袖中,並無孫師母其人,子系如何能與弓長同領天命?韓某矯造「師母同領天命之說」,昭然若揭。
〈三〉民國十四年初,先祖路中一病篤,乃召集門下八大弟子遺言,宣佈道統交由師尊張公光璧繼承,時師尊年方三十七歲,屬路祖麾下八大弟子中,最為年輕者,何能膺大任?老姑奶奶(路祖胞妹)首先反對,指路祖病中,神志不清,亂發囈語。後因諸弟子僵持不下,乃採折衷辦法,由老姑奶奶暫代一干支 (十二年),按祖師宣佈遺言時,各地領袖均有所聞,然內心不服,演成各辦各道的局面。師尊委屈求全,却到處遭受排擠,上天藉機考驗祖師門下諸領袖,對天命之認識及對祖師忠貞之程度,師尊同受考驗,自不在話下。師尊默默行道,功德費亦繳與老姑奶奶,不為名利動心,終通過六年之嚴格考驗。於民國十九年(一九三零年),上帝降壇,宣稱因天時緊急,應將陰陽曆合計,十二年改為六年。此係上帝仁慈,不使老姑奶奶因天命之轉移而難堪也。師尊方正式以「欽加保恩」身份,祝告上天,就任「東方後十八代祖」。韓雨霖在其口述《祖師師尊師母畧傳》中載:「老
有云:『由老姑奶奶代理天命十二年。』依韓某的說法,在路祖歸空後,老否定路祖將道統交由師尊繼承之遺命,而老又提前六年,將賦予老姑奶奶之天命撤銷,韓某膽大包天,胡亂捏造皇出爾反爾之天命。
我的結論:
   
「天命」為中華文化道統之絕續、國家之興衰存亡、天地間所有生靈之是否得救、世界和平之是否確保所繫,關係重大。道統至白陽二祖張公天然,乃聖聖相傳。皆由上帝所安排,世人豈可胡亂竄改。《大學》:「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凡「代理」之設,必先有「主」,當主其事者尚未產生,或不能執其職務時,方由職務代理人暫時代替其主之職,方得以不失其序也。路祖既有遺言,指明其高明弟子繼承其位,道統繼承人業以產生,何須其他弟子協議另設「代理」,竄奪其位。「天命」神聖,身為弟子者,豈可悖祖師遺訓,並置老姑奶奶於不義,誠屬不當。且天命掌控在上帝手中,尤其敕命道統繼承人,「一代祖師、萬國教主、三曹明君」事關重大,並非兒戲,上帝豈會率爾先派個代理後,再派正式「道祖」,豈非本末倒置之理。

【摘自】http://ycl-share.blogspot.com/2009/09/blog-post_21.html

 

◎貪功奪果中必自食惡果之實例

    『善惡無門,唯人自招。』在過往一貫天道中最善於編造美麗謊言,又能瞞過眾道親之「得道」高手:一代宗師韓雨霖(又名恩榮-即白水老人)其最終下場:凡已稱師作祖而又再另立門派者,絕對是得不到善終而且必定是死而不已!(註:其意為:愿不能了,難把鄉還。)況其在臨終斷氣前,是由美東道場發一組來美最資深之余○德點傳師曾多次探視,等發覺韓老心律調整器失靈,全身已浮腫,尤其肚腹中間早已腫脹不堪,漸有潰爛之慮,得趕緊送醫院拯救,然經大家考慮到道親怎能接受如此事實真相,與道親所認知死後身軟如棉說法迥異,又自認人言微輕,希望趕緊往上呈報陳大姑,但是卻沒人願意冒然去呈報,而在旁負責韓老身後事之操持,怕太多人知道此事,會影響到發一組形象,於是隱瞞事實病情,下令對外一律封鎖消息!(在此要大聲呼籲發一組全體道親,往後定要即時發出正義,全面監督,勿再蹈前車之鑑。)也難怪出殯追悼時,棺木一直覆蓋著,因屍臭已漸溢出,故不敢讓道親靠近瞻仰,(註:紙是永遠包不住火的,此次20074月返美時,才由俞問得點傳師口中與家兄親自再次當著眾道親們詢問得到證實,事實上深詳情已甚眾,多為各組織資深點傳師,唯仍貪圖逢迎,昧心不宜,可以嗎?照皇訓子十誡所云:凡求過道者,死後必會身軟如棉,而白水老人韓老卻無,故知其自稱正統天命怎可能是真?

【摘自】天道道訊

 

    有後學問:

    後學求道已有一段時日了,為了要更瞭解道之尊貴與殊勝,後學參閱了許多書籍,也時常向前人及道親們請益。在求道過程中,需要焚燒「龍天表文」呈奏於上天,這張表文能讓求道人「天榜掛號,地府抽丁」,所以此表文是相當殊勝的,決不容許有一絲一毫的差錯,若有差錯可能就無法發揮原本之效用,既然表文如此重要,為何版本眾多?到底那張才是正確的?

根據後學手邊的資料,發現「龍天表文」大致上有三個版本:

1)師尊在世時用的表文(民國19年師尊領天命至民國42)

2)師尊歸空後用的表文(民國42年至民國78)

3)近代用的表文(民國78年迄今)

姑且不論以上三種的表文內容如何,單就有三種表文的情形就匪夷所思了,這三張到底那一張才是正確的?如果說第二張是正確的,那第一、第三是錯的囉?如果說第三張是正確的,那第一、第二是錯的囉?

第一張表文用的是師尊的名字,也就是表文囑名張光璧。這張是師尊傳道時用的表文。
第二張表文用的是孫師母的號,也就是表文囑名孫慧明。有些道親的觀點是師尊歸空後,天命移轉至師母身上,所以表文也應改成師母的號(孫師母號慧明),因此認為第一張是對的,第二張也是對的。

第三張表文同列師尊的名字及師母的號(孫師母號慧明),原因是師母歸空後,天命由誰接續呢?所以就出現師尊、師母同領天命的說法,現在大多數的道親都認同第三張才是正確的。
孔子在《論語
為政》篇裡說:「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後學對第三張表文有些疑問:

1)既然師尊、師母同領天命,為什麼師尊在世時不是用這張表文?

2)在表文中師尊用的是本名,而師母卻是用號(孫師母號慧明),為何囑名不一致?

第二張表文就更不用說了,如果第二張是對的,那不就表示現在大家都錯了?但是如果認為第三張是對的,那之前用第一張或第二張表文求道的道親是否都應該用新的表文重新求道?
   
道脈傳承錄裡頭,有一段白水老人慈悲囑語:「末後一著,摸著根的成佛祖,摸不著根的瞎修行。」所以既然求了道,首先必需要能分辨是非,認清當代明師,如不能分辨就是瞎修行。
   
所謂真道必有真考,到底那一張表文才是對的?考驗著各位道親的智慧,以後學的觀點,後學認為第一張肯定是正確的,因為師尊總不可能自己用錯表文吧。

 

是否龍天表上有恩師之名就是在辦老師的道嗎?
    
當後學將道場上之龍天表所存在之問題,向一些組綫的前賢們報告時(主要指的是師母線),後學得到的答覆竟然是:只要龍天表上有恩師之名就是在辦老師的道。由於在道場上有許多人持有此種觀念,故特提出來和大家作個探討。
    
首先我們有否瞭解過一貫道龍天表的殊聖?和誰才有資格改動龍天表?龍天表僅僅是一張簡單的紙嗎?龍天表之中的文詞有著什麽樣的深意?各位前賢對這一切都瞭解嗎?如果不了解,就任意的自我決定龍天表的對與錯,我們是祖師嗎?我們是法律主嗎?如果我們什麽都不是的話,我們有資格決定那張龍天表才是對的嗎?
龍天表的使用是由上天決定的,我們人是無權更改的。各位前賢們,要知道我們是在傳超生了死的一貫真道,而不是在做兒童遊戲,不是什麽人想幹什麽就可以幹什麽的!是有天律在管著我們的!
【摘自】http://tw.myblog.yahoo.com/gu9696

 

問:許多人不知道道場上所用之龍天表曾幾經變動,其因緣是什麼?

答:其實這個問題各位前賢應該去問各組線的前人。在此能夠給各位前賢的回答是,當年恩師在世時表文的格式為「欽加保恩張光璧」。在恩師歸空後,由於恩師未曾明示何人代行師責。而當時一貫道內部又沒有人真正體悟到道脈、心法的傳承方式,想當然的以跟人修為目標,這樣就形成了兩種不同的意見。一部分道親認為孫師母是天命的合法承傳者,而另一部分道親則不認同。因為在國三十一年左右,師母因受白水老人的點傳師宮彭齡兩兄弟蠱惑,自組金線道。後被恩師發現,除嚴厲斥責孫師母外,另將宮氏兩兄弟勾出了道盤。這段公案道場上年紀長一點的在大陸求道的前輩幾乎都知道。所以他們認為孫師母有背師叛道的前科,不夠資格做道場領袖。雙方因此相持不讓,最後不得不分道揚鑣。擁戴孫師母的一部份道親們形成了現如今的所謂師母線,而另一部份則在劉師母及一部份道長的帶領下組成了現如今的正義輔導會(師母線有人說是英譽師兄主導,故又稱其為師兄組,但正義輔導會的一些前輩則說師兄當時為恩師守墓根本沒介入到這件事)。而師母線隨之將表文更改為「欽加頂恩孫慧明」(頂恩一職截止目前後學所參閱的資料,是無處可考,究竟是老母所封,還是由下封上,可就是無資料來對證。),並立下了所謂的跟盤愿(後學訪道時曾請教師母線的一些前輩,所謂的跟盤愿的內容是什麼,但他們都不敢正面回答後學的問題,只是含糊其詞的說,就是大家以後都跟師母修),無疑自己中止了弓長師的萬八年的使命,否定了老對恩師的委託。正義輔導會雖然堅持維護使用恩師所用之原表文,但對師母線也產生了恨意「嗔念」,處處指責師母及師母線的同修,視他們為欺師滅祖的一群,從此而互不來往。而如今師母線內部又有了意見不同,一部份堅持表文使用欽加頂恩孫慧明,而另一部份則認為不妥,重新將表文更改為欽加頂恩張光璧、孫慧明,從而形成了第三種表文。關於這一點,在一貫道總會第一屆第二次會議記錄中有明確的記載。而且師母線內部也為師母同領天命,還是接續使命而產生了兩種觀念,也就是說師母線的前輩們連師母到底是同領天命或是接續天命,他們自己都搞不清楚。當後學為考證歷史真相而走訪各組線的前輩時,所聽到的是一個問題,各自表述,每個前輩都成了真理的化身,錯的都是別人。真是讓後學感歎萬分,恩師在世時期大家修的都是推功攬過,而現如今道場上修的確是推過攬功,真可謂是一時一機一運啊!大家若有疑問,後學建議你不妨親自去訪一訪,也許你同樣會訪出哭笑不得的結果。

【摘自】一貫道道盤群疑研析 

 

頂恩頂航瞎混淆

    天道道訊-黃強與師母線繼承天恩宮祁(至德大帝)前人接續現任負責人張良點傳師的重點對白:
問:據知前人求道時所用表文是保恩張光璧,而您求道時所用表文如何?現今辦道又為何?
答:前人確實用保恩,我求道時也的確是頂恩孫慧明,為了現今出國辦道有保障與方便,在國內便配合一貫道總會頒布統一表文頂恩孫慧明另加上張光璧[一貫道總會直到民國七十八(1989)年三月二十九日,第一屆第二次會員大會臨時動議時,才通過要增補修改條文,但不一定非聽從他們規定與指揮,故我們在國外所用的表文依舊是頂恩孫慧明(註:真是名符其實的三心兩意,然以前求道者怎麼辦?何況對那些已歸空道親們又該如何交待?其等九玄七祖呢?難道就這樣讓大家一直被欺瞞糊裡糊塗修下去,都入地獄嗎? 而今我天道尚有些許道場,不正是還在那認人、認仙而修嗎?為爭天命真假與金線傳承,各道場吵翻天,打死不相往來,良心何在?不要忘了天恩師德.”“天道很寶貴啊!虛偽做假是絕對行不通的!遲早紙包不住火,還是會漏餡的呀!

【摘自】天道道訊

 

◎天道道訊-黃強與師母線發一組崇德道場老前賢韓年點傳師(白水老人韓霖之子)的一段重點對白:

問:前來訪談是屬公事或私事,請先說明來意,師尊師母同領天命,的確是大家公認為既定事實,不必再爭論,師尊在世時,家教非常嚴謹,根本未曾應允見過師兄陪師母辦過道,等師尊殯天,師兄組不知是從何處冒出,師母若無天命,能辦出這麼大一片道場嗎?難道你對這會有什麼特別疑問嗎?

黃強:後學是十年前在紐約第一次參加法會,由點傳師所主持清流班的班長,當老前人歸空時特別將我在紐約北方大道公共佛堂改為靈堂守喪一個月,故凡事都想求真求實,在濟公恩師鞭策下,很幸運得知道的真諦,保恩是保你萬八年,頂恩是冒名頂替恩惠之詞,兩者相差十萬八千里,道本自然,不可有絲毫地牽強附會,後學也曾多方去瞭解各方面看法,確知民國42年以前大多用的還是保恩張光璧,是年孫錫堃道長吞金自殺歸空後,才由發一組韓雨霖與天津組張文運等發起師母線正式宣告一律改用頂恩孫慧明,直到民國78年再由台灣一貫道總會暗渡陳倉通告發文,才再加上師尊名諱,但強調頂恩不改,基礎組張成老前人說他是既得利益者已然放不下,一切等他歸空後再談

 

師尊在世時何曾用過頂恩

    師母線發一組天恩宮張點傳師說已經辦過這麼久了,不知道該如何去向道親們開口解釋清楚?五十年來,以訛傳訛,漫天謊言充斥道場,現在遇到此一瓶頸難題,特來請教主班點傳師,怎可胡說是同領天命?師尊在世時,何曾用過頂恩?為何不用?難道師尊歸空就該受辱?戴而強制改表換文,難不成也能將張光璧改成李光璧韓光璧?現在大家辦道是要能向歷史眾生負責,應該要想如何才能繼續挽救萬八年的正確聖業才對啊?為何還在那兒胡攪瞎搞,誤人誤己,更是誤了廣大道親的前途與九玄七祖?蒼生啊!於心何忍?

答:對哦!大家怎麼都沒注意到這一個盲點,卻糊裡糊塗地辦道了那麼多年,希望您能達成濟公恩師對您的期望與賜示,是得趕緊扭轉乾坤去改正過來,的確是不該再繼續糊塗鬧笑話了,而且讓外人感覺我們天道弟子真是一盤散沙。修道修心,辦道盡心。我們要修的是靈性的光彩和妙用啊!

【摘自】天道道訊

 

    月慧菩薩的真心告白:

    民國三十六年中秋夜,恩師(天然古佛)被蒙召前,上天老藉孫師母(前身月慧菩薩)出考題,借此考一考前人輩的火候,沒想到一考就全盤亂,正如月慧菩薩於民國六十(1971年歲次壬子)年六月二日「天煌」佛壇臨談時所言:『吾有何德,敢擔此荷命八八六十四卦代,唯有此而已,表文改易,天譴雷誅,爾不畏,吾也無能救汝哉,吾生前何曾改表換文,皆此逆徒,矯命而已,其心可惡,其罪可誅,天理使然,奈何奈何!何顏返天,朝拜天何功而謁師,吾在世日雖助師尊亦唯真心,豈曉聖人天長命短,師尊一命嗚呼,吾暗奉天帝之使命,自此而考道,此道自此而分門別派,何謂師尊而師母,同根一體,唯天道,道不離人,離人非道。望吾諸真,以此明察。』

【摘自】天道道訊

 

    根據范立煜老前人在【天道鱗爪】一書敘述:

    回頭看看我們一貫道,各組領導,自許為前人或老前人,有的昏庸無恥,有的名利迷心,竟敢於師尊歸天後不久,即篡改龍天表文,來到台灣以後更偽造師尊師母同領天命的道史,誤導道親涇渭不分,欺師滅祖撕裂道盤,破壞天命傳承,嘴巴上卻說道真理真天命真,此一後遺症之擴張,使得各組各線都想獨立稱王,以致互相排斥,同室操戈,水火不容,又怕被人(他組)吃掉,為了自保再大聲喊叫一之子一祖一師之徒,自相矛盾,笑掉諸天神聖的大牙,因道運如此,一般道親那裡知道此中玄虛。更可悲的是,一些作家學者聽信幾個居心叵測的棄師護母會餘黨的蠱惑,跟著繪聲繪影大喊日落月升。當然亦有一些為五斗米折腰的知識份子,著書立說,添油加醋助紂為虐,以增加出版品銷售數字。護母會在台灣大力推展,並以師母以來台灣為號召,實際上是以師母為名幾位撈錢人(老前人),共同搜刮分食功德費,刮到心滿意足時,也就是怕繼續刮下去會出大毛病,而謊稱師母於某日歸天(此一孫師母究竟來沒來台灣會成永遠的疑案。類似甘迺迪遇刺案、二○○四台灣正副總統槍擊案),因寶光組大香山負責人林枝鄉先生想給孫師母修墓立碑,準備豐富的素食供品,會同張文運道長及梁華春坤道等多人去大溪鎮,僱了怪手挖掘三處據說是孫師母之埋棺處皆空無一物,又有人說被王好德移走,但王好德自稱師母代表,又為何不炫耀一下師母棺木或墳墓,以證明自己確實有資格為師母代表呢?一直受人質疑四十多年,不加解釋,足見一貫道孫師母在台灣被人利用到多麼悽慘,各位誠心修道的兄弟姐妹們,又是如此的可憐,不知受騙,還發大了嗓音,為那些前人們拼命的辯護……

【摘自P.116

 

孫師母非常的可憐,一生當中死亡了三次?

孫師母死的時間、地點到底埋葬在那裡,竟有好幾個不同的版本,也從沒有師母的單獨追思會或任何組線支派去掃墓祭拜。

1.孫師母第一次歸空的時間與地點:孫師母於師尊歸空後,劉師母大師兄派根本就不給孫師母去送殯,孫師母也不可能和金線道們同流,於是本身隱居故鄉單縣,隔了幾年於民國三十九年三月三日歸空葬於故鄉單縣

(大陸中央圖書館相關宗教史有記載之。) 

2.孫師母第二次歸空的時間與地點孫師母在台的來龍去脈,從寶光組曾昭才前人處才得知曾一直陪伴師母身旁的劉瑞貞(寶光邢潔三點傳師之妻)於民國39年由劉嗣毅將軍以其岳母湯李明善名義申請冒充師母來台,住在台中雙十路一棟二樓民宅,經過三次的往返香港後,在民國48年歸空,歸空者為李明善。

【摘自】天道道訊 

3.孫師母第三次歸空的時間與地點:在天道鈎沉中記載:民國三十八年底,三十九上半年間,孫師母停留在香港,大陸將要全部淪陷時,她曾回大陸,要與眾道親共存亡。後經諸位道長苦勸,方在齊鳴周道長的護送下,經澳門,抵香港。齊道長、潘道長、張自忠道長等都相繼遇害。張五福道長則在香港,後病逝香港。孫道長來到台灣,卜居高雄,民國四十年間逝世。留在大陸上的一貫道道親不堪共產黨奴役,奮起反抗,結成游擊隊武力,奉青天白日為正朔。

孫師母幾經周折,最後由劉士毅將軍設法接到台灣,隱居於台中雙十路,除了少數前人之外,不見外客。孫師母晚年患了中風,不良於行。除了梁華春曾替他照了一張相片之外(當時孫師母七十三歲),沒有其他的照片留世。民國六十四年病逝 

為何所有各支派組線的一些前人級以上的人,每個墓園皆是壯觀華麗,甚至常有派人獻花獻供清掃,為何他們宣稱一代同註天盤的祖師竟沒有任何屍骨可見,也從來沒有孫師母的單獨追思會或任何組派去掃墓祭拜。

因此根據天道道訊-孫師母靈骨被盜一事:
   
天道道訊-黃強與原由師母線基礎組出走而歸師兄組的周發老前人之孫周彬點傳師的片段對白:
黃強:請點傳師慈悲敘述有關師母墓地方面的事宜,您說您才有權放天命是憑什麼

      根據?
周答:我從兩歲求道起就一直是在道場上打滾,等我進入刑警隊後,便積極調查師母在台的來龍去脈,從寶光組曾昭才前人處才得知曾一直陪伴師母身旁的劉瑞貞(寶光邢潔三點傳師之妻)於民國39年由劉嗣毅將軍以其岳母湯李明善名義申請冒充師母來台,住在台中雙十路一棟二樓民宅,經過三次的往返香港後即不知去向,後由數位老前人暗中決議至民國六十四年才正式宣佈師母歸空,但深怕被盜墓,故暫不宣佈葬在何處,直至民國七十六年才由國大代表王蘭聯合數十位前人共同在濛濛細雨中見證要公開挖墓移葬,這才正式上演發現孫師母靈骨早已被盜走的荒謬把戲。

【摘自】天道道訊 

 

◎主權在天不在人

    大德真君結緣訓中,說他的封號大德真君並不是上天所封的,而是由韓老前人(即白水老人)在世時所封的,這與天真組張文運生前也是由孫師母策封他為聖德大士(見聖德帝君張公文運道長紀念文集第17頁),根本是同出於一個模式,凡是師尊在世行道的時候,未曾敢冒然去做過的事情,我們大家都不應該去任意擅自作主,類似行徑,就是屬於『稱師作祖』的行為,所以後學才敢大膽地說孫師母與白水老人的道統並不真。

【摘自】天道道訊

 

    根據范立煜老前人在【天道鱗爪】一書敘述:

    然而目前臺灣的一貫道場卻遠非昔比,不僅對其師門頒行的暫定佛規視同無物,對於天才的素質與訓練尤其極為輕率隨便,很多方面,都是由過去未曾練過天才的前人或點傳師,憑其個人「辦過幾年道」的膚淺揣摩,看過幾場所謂的「懺悔班」的開沙、結緣等過程,然後加上自己的猜測與判斷,居然私心自用,強充解人,隨便找幾個年輕人,胡亂「教導」一番編配成三才,私底下「預設目的」授意上壇,乩筆亂揮,封神封鬼、封佛、菩薩,褻瀆神明,莫此為甚!胡亂編造「但符己意,深違神旨」的故事混充鸞訓,欺人欺天,罪無可逭。

    似這等的道場敗類,平日把「道真、理真、天命真」唸得向大陸流行的「順口溜」般,背得滾瓜爛熟,而實際其所作所為,卻是昧心欺天,罪大惡極。

【摘自】P.30

 

《道之宗旨》中有改惡向善一語,我們大家有做到嗎?
 
改惡向善一語,我們是否可以將其理解爲恩師在教導我們,有了錯誤就要勇於改正。
    
各位道親,既然我們很難從《道之宗旨》中找出有分裂道場這一項,而如今的一貫道場呈現出來的,卻是一個四分五裂的局面。這是否可以認爲是前賢們傳錯了,如果傳錯了的話,是否前賢們要敢於改錯,才是一個真正修行人所應持的正確態度。
    
然而遺憾的是,自恩師於民國三十六年歸空,至民國三十八年一貫道正式分裂,到如今已經有一甲子的歲月了。各組線的前賢們不但沒有認錯、改錯的迹象,而且一貫道內部的分裂現象是越演越烈。從最初的兩大體系,演變到今天的難以計數,前賢們有真的在修道嗎?假如修道不是改毛病錯誤的話,我們後學是否可以理解爲前賢們在教導我們後學可以胡作非爲!可以無視佛規禮節的存在!因爲前賢們已經給我們作出了有錯不改的示範,而且時間長達六十年之久,甚至經歷了幾代人。一貫真道就是這樣傳的嗎?尊敬的前賢們!各位前人和點傳師的天命就是這樣的法嗎?

【摘自】http://tw.myblog.yahoo.com/gu9696

 

原靈歸宗寶經摘錄

 

摘自濟公活佛   

天賜傳天道之旨,皇已收回,代理點傳者莫可再傳,如果執迷強傳者違背天命,自己擔當大罪。

 

奉@敕旨弓長月慧洩天機

 

民國六十五年歲次丙辰年十一月十五日 恭求指示

    吾月慧所言,句句是真,無半句虛言,皇監視,各位徒兒,道理不明,不進天道,不信天理,單傳命,非是真理,天有大道,不實心進,迷昧不醒。吾月慧,涅槃已久,在歲次四八年八月八日回  皇天。如今,大道已進,不在吾月慧傳命之時運,三乘理,已經走到至高,何人知之?在後天,辦天道,各領導者,見財眼開,迷昧真靈,誤了天時,誤了天道,不知前進,在人天,自作聰明,設寺廟,設鸞壇,設傳命家,假煉道,假真理,假  敕令,迷昧天下兒女,過在何人?吾月慧,在  前,擔徒兒迷昧之大罪過。修道者,不明理,亂設法壇,大意開設,大形大象,設形象,誤眾生,眾生智慧壞,看色相,看形象莊嚴,誤以為真,致成三乘理,不能開明。如今後一祖,明師現,你不去求,不去找他,卻傻傻的等,你師尊你師母是等候他天真佛,要帶你們去成道,你不去掛號參選,卻傻傻的要等你涅槃之師,帶你們去成道,這就是你們修道者的毛病,不開智慧,不肯醒悟,活明師,你不求,卻說要等你師尊與你師母。弓長來指醒,點你玄關 ,玄關道,數已盡。亂道者,他根本就無三乘大道之理,到現在,他自稱是祖師,自稱是天道;自稱祖師之人,他原來也是辦理點玄關,假  ,他也說是代  傳命。過去皇訓子十誡,也有向你們點底細,『假  ,假弓長,假祖師,也是點玄關傳命訣。﹄你們大道不前進,各領導者所作之罪孽,就是吾月慧,及你師尊來替你們擔罪。早前吾月慧,向徒兒說過了:「只要你有真正的功道,上天才能給你們加靈」,有慈母錦囊,有皇訓子十誡,你們不肯對照,不肯參悟,不去前進天道,誤了天時,何人之罪?那你師尊吾月慧,及各位仙佛,來替你們擔罪,我們來替你們擔罪,你們有高興嗎?

    吾月慧,勸告各位徒兒徒女,好好低心下氣,參透天理,三界直超,三車直運,會上尼丸,才能見到娘親。天下間,自燃燈以及釋迦到現在,有何人見到無皇?有何人見到天尊?有天道,有三乘至理之人,你不去找他,你那有可能會到 無皇天尊?吾月慧,今天洩了幾句天機,也是為了救眾生,救兒女。  

    吾乃  天然古佛,為師批示幾句,今天,吾天然奉命來朝軒,與眾賢徒來會面。眾徒兒,在今天,洗耳靜聽。今天,為師吾來洩天機,為師所言天機密藏,今天直指,有  無皇在上,半句不敢虛言,為師來點你們的玄關,是奉  旨命的,來把你們下種子播佛根,為師今天點你玄關,在上海  敕命,開設崇華堂,代辦眾生,代點玄關,開無縫鎖,將西方帶來幾分之佛性,入了玄竅,然後再關此門戶,正手指玄關,左手關門戶,將西方幾分之佛根播下去,有播過佛根之人,每一個人,都有開了幾點的智慧,可是你就慢慢地摃高起來,佛種就不出了。為師有給你們栽佛種,你不生根發芽,當然就無法開花結果,當了領導者,有幾分之智能,他也就慢慢的摃高起來,就自稱是老前輩,就不肯聽後一祖之言。你們各領導者,向各位道親說:「後一祖是後學」。但此後學,豈不是你們以前之前賢嗎?你們如果不相信此話,比如一個瓜子,種下去以後開花結果,再結的種子,它不也是來頂前的種子嗎?那你再要找前的那粒種子時,它就已經是開了花結了果,換成以後的種子了,那麼你還要再去找前的種子,有可能嗎?你不去找後的種子,偏要去找前的種子,它就已經沒有了,你也不可能找到它。為師先點你們玄關竅,傳你們大道,你們還不快快前進,尋找後一祖,學成三乘至理,你們卻再來找為師吾有何用?為師已經涅槃無體,就不可能再來傳給你們真言真理,那就像這粒種子,它已經開根發葉,再結成後來的種子,那為師不就像這粒前的種子嗎?你們已經看不到了,那後一祖你不去認,你還要找為師吾有何用?你們的摃高,你們的自大,不低心下氣,去找你們的後學,來參聽至理,你們以為你們的領導者,都是師嗎?這是錯誤!為師在歲次三十六年八月十五日就歸空了,身已涅槃,那麼你們再辦吾點玄關之道,不肯前進,那你們豈不是假為師弓長嗎?這就是你們各領導者的罪過,『一人愚萬人墜誤人不淺。﹄為師今天向你們指明。後一祖是天真,速找天真道 (濟公活佛降鸞說:今日道務分歧在「天真收圓掛聖號」這一句解釋偏差所引起。有些人解「天道真,天理真,天命真,天然古佛真之寄意。有些人將師尊、師母之名號,上下取其一合併為天真,解釋謂天真二佛收圓,妄自創篇,賢徒慎之,切勿錯解,遺憾終身也。」)  天真道是無極理,皇直指,靈竅而來,不學而知,通天徹地,論五行,論天干,論地支,論子亥相對,為師所傳是亥子之道,後一祖是運轉坤乾,子亥相對,天干地支有乾坤定位,能論性命,能論歸宗,辦理摘星換斗(下種如摘星結子如換斗) ,那這個人就是後一祖天真道。後一祖你不認,罵他是邪,罵他是妖,罪大爾頂,修道人,人和氣平,罵人妖精,你自己就不能成,那有可能再救天下眾生,你們不肯前進天道,認為師吾是真,這是大錯!大錯!為師已涅槃無體,焉能是真?為師傳之五字真經,已洩天下,那  皇天已經不用了,為師在今天洩底細,眾賢徒,謹記在心,不可忘記,趕緊前進,暗訪明師,找尋天真,去掛聖號,若不掛號,地府難抽丁,有掛聖號,金榜才能題名。 

 

【資料來源】

住址:台北縣貢寮鄉美豐村丹裡街41號本地號(田中央)

      三重市中山路5894   電話:(0229816866 黃堂主

      台中縣大里市光正路618號 電話:(0424936345 許堂主

      高雄市三民區金鼎路1386樓 電話:(073420950 王先生

 

    問題與討論

一、為何五教聖人不在世以後皆以「教」稱之,而一貫道的師尊、師母都已不在世還以「道」稱之?

    是不是師在道在,師亡道亡。

二、點傳師的點傳道命由那裡來?什麼人授命?

     是不是一代祖師所傳?是不是祖師才可以授命?

三、一貫道目前有三種不同的表文(師尊的、師母的、師尊師母一起的),請問那一種才是正確的?那用其他兩種表文求道的人怎麼辦?算不算數?或者用那張表文都可以?

 龍天表文我們有資格更改嗎?

四、蓮葉、蓮花、蓮藕可否當種子?

    是不是只有蓮子可以做種子?

五、一貫道的前賢死後有稱「君」、「帝」、「菩薩」,請問是誰封的?

道的主權在天不在人,有稱「君」、「帝」、「菩薩」,是「玉帝」所封?還是「人」所封?

六、一貫道無道如何了脫生死呢?